攻占冬宫,世界上下五千年

2019-10-10 作者:三码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   浏览(174)

  “到巴士底去!”

攻占巴士底狱简介,攻占巴士底狱是发生在一七八九年七月十四日巴士底狱监狱的武装起义事件,攻占巴士底狱在法国大革命中影响深远,是法国大革命的重要进程之一。

  1917年3月12日(俄历2月27日)在布尔什维克的领导下,俄国工人和革命士兵举行起义,打倒了沙皇,结束了长达三百年的罗曼诺夫王朝的统治。

  “到巴士底去!”

图片 1

  可是,“十月革命”之后,政权却被代表着资产阶级的临时政府把持。它对外继续进行帝国主义战争,维护英美法帝国主义的利益;对内则竭力维护旧统治机器,压制人民群众,企图解散工人武装,进而消灭苏维埃。他们四处调集军队,抽出闪亮的屠刀,准备屠杀人民群众。

  1789年7月14日清晨,愤怒的巴黎市民,成千上万地向巴士底狱奔去。他们有的拿着火枪,有的握着长矛,有的手举斧头,人们呐喊着,像大海的怒涛一样涌向巴士底监狱。巴士底狱是一座非常坚固的要塞。它建造于12世纪,当时是一座军事城堡,目的是防御英国人的进攻,所以就建在城前。后来,巴黎市区不断扩大,巴士底要塞成了市区东部的建筑,就失去了防御外敌的作用。18世纪末,它成了控制巴黎的制高点,法国国王在那里驻扎了大量军队,专门关押政治犯。

  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被迫流亡在芬兰的列宁,不顾个人的安危,毅然于10月20日(俄历10月7日)秘密回到彼得堡。

  巴士底狱高100英尺,围墙很厚,有八个塔楼。上面架着大炮,里面有个军火库,装有几百桶火药和无数炮弹。它居高临下,俯视着整个巴黎,活像一头伏在地上的怪兽,虎视眈眈地在那里随时准备扑上来,吞掉每一个胆敢反对封建专制的人。巴士底狱成了法国专制王朝的象征。

  这天夜里,一位个头不高、工人打扮的人匆匆来到斯莫尔尼宫,已经等候在那里的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委员会成员激动地站了起来。这位工人打扮的人摘去了假发,微笑着和大家握手。一位老布尔什维克流着激动的热泪,充满感情地叫道:“列宁同志,您身体好吧!”

  多少年来,人们像痛恨封建制度一样痛恨这座万恶的巴士底狱。许多人都梦想有一天把它推倒,他们在等待时机。18世纪后期,法国国王为了满足穷奢极欲的生活,拼命向人民搜刮钱财。1789年5月,国王路易十六为筹款继续吃喝玩乐,召开已经停止了175年的“三级会议”。

  “好!好!同志们也好!”列宁也异常激动地问候大家。随后,紧急会议便在这种热烈气氛中召开了。

  原来,封建的法国把国民分为三个等级。僧侣为第一等级,贵族是第二等级,其他各种人都归为第三等级。第一、第二等级的人数只占全国总人口的1%。但是,他们有钱有势,想尽各种方法压榨平民。

  列宁严肃地讲道:“目前形势极为严峻,我们必须及时地进行一次新的革命,把国家权力从临时政府手中夺过来,全部权力应归工人代表苏维埃!……”

  参加“三极会议”的第三等级代表主要有工商业者、银行家、律师、作家等,他们迫切要求改变封建专制的法国政治,争取获得自由和平等,因而得到广大巴黎市民的拥护。他们趁开会的机会提出,限制国王的权力,把三级会议变成国家的最高立法机关。后来他们又宣布由他们自己组织国民议会,代表全体法国人民讨论国家大事。

  接着,大家进行了热烈的讨论,一致同意列宁关于准备举行新的武装起义的提议。

  第三等级代表的叛逆行动引起了国王的震怒和恐慌,他马上出动军警,封闭会场,禁止国民议会开会。

  不料,就在他们秘密召开会议的时候,有个奸细混进了斯莫尔尼宫,杀害了放哨的苏维埃战士,偷听了他们讨论的内容。

  国王的专制行为,不仅没压住第三等级代表的反抗,反而在他们胸中燃烧的怒火中撒了一把盐。他们表示一定要制成一部代表全体法国人民利益的宪法,否则决不罢休。1789年7月9日,国民议会改名为“制宪会议”,公开反抗国王,双方的冲突更加激烈。

  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立刻警觉起来,加紧调集军队,并下令逮捕列宁。

  国王路易十六暴跳如雷,偷偷向巴黎调集了大量军队,准备逮捕第三等级代表,用武力解散国民议会。消息传出以后,巴黎人民群情激愤,7月12日,数万巴黎市民上街游行。1万多市民涌到罗亚尔官的花园里,一个年轻人,站在一个高高的亭子上,大声喊道:“公民们,国王雇佣的德国兵正向巴黎开来,他们要带来流血和屠杀,拿起武器吧,这是我们唯一的生路!”

  在这种情况下,布尔什维党中央委员会按照列宁的布置,准备提前举行武装起义。为了把列宁的讲话内容传达给彼得堡的布尔什维党人,以便号召大家行动起来,便决定在11月6日的《工人之路报》上刊登出来。

  “拿起武器!”

  但临时军队早有察觉,这天清晨,一伙临时政府军队突然闯进《工人之路报》编辑部,当即查封了这份报纸。

  “拿起武器!”

  这个消息传开之后,赤卫队员和革命士兵们立即赶到,把临时政府的军队轰了出去。工人们加班加点,很快便把《工人之路报》印了出来,并散发出去。

  市民们齐声高呼,人们奔回家中,拿来了斧头、菜刀、铁棍、猎枪,又聚集在一起,涌向王宫。

  于是,彼得堡到处传扬着列宁的讲话,大家高声读着:“政权应该交给工兵代表苏维埃!”

  这时,一队骑兵冲过来,是国王的近卫军,他们骑着高头大马,手举马刀,野蛮地向群众砍去,转眼之间,街道上躺满了市民的尸体,血流遍地,群众只好四散奔逃。

  人们奔走相告,几个小时以后,20多万人组成的革命队伍集合起来,在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下,迅即进入战斗状态。在列宁的亲自指挥下,一队队战士出发了,很快便占领了大车站、邮电局、电话局和银行某重要设施和部门。他们所到之处,受到群众支援,很多临时政府军队官兵也转到人民这边,临时政府完全孤立了。

  7月13日清早,巴黎全城的警钟一起敲响,血腥搏斗的一天又开始了。市民们首先冲向军火库,夺得了几万支火枪,手执各种武器的市民们攻占了一个又一个阵地,巴黎市区内到处都有起义者的街垒。到了14日的早晨,人民就夺取了整个巴黎。最后只剩下巴士底狱还在国王军队手中。

  第二天,也就是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除了临时政府所在地冬宫和少数几个据占以外,彼得堡实际上都掌握在革命军队的手里。列宁当即作出决定:占领冬宫!于是,革命军队从四面八方团团包围了冬宫。

  “到巴士底去!”起义队伍中响起了呼喊声,起义者从四面八方涌向巴黎的最后一座封建堡垒。

  冬宫,是历代沙皇专制统治的象征,这座宏伟华丽的宫殿,位于彼得堡市中心的涅瓦河畔。“十月革命”后,沙皇被永远赶出了冬宫,但“七月事变”后,一个新“沙皇”——临时政府又搬了进来,沙皇的办公室随即变成临时政府头目克伦斯基的办公室。

  守卫巴士底狱的士兵首先用塔楼上的大炮轰击,然后从房顶上,窗户里向人群开火。猛烈的炮火阻止了前进的起义者,他们无法接近巴士底狱,只好从四周的街垒中向里面射击,但因为距离太远,根本对里面的士兵构不成威胁。

  冬宫是座堡垒式建筑,要攻占它相当困难。它西北面紧靠涅瓦河,东南方是一条水渠,正前方则是一个开阔的广场。从11月7日清晨起,临时政府就命令士官生用成垛成垛的木头,把它排成深厚的街垒,堵住了冬宫的全部出入口。在街垒里面,架设有机枪和各种小型火炮,守卫在这里二千多名士官生,昼夜注视着冬宫四周。

  “大炮,我们需要大炮!”人群中有人喊道。

  克伦斯基一面给自己部下打气,鼓动他们坚决抵抗,而自己则借口迎接援军,乘上美国大使馆的汽车,逃之夭夭了。起义部队领导人安东诺夫,按照列宁的指示,派人给临时政府发出最后通牒。可临时政府认为冬宫牢不可摧,且有克伦斯基请求的援军将到,因而毫不迟疑地拒绝了起义部队的要求,欲做顽抗。

  许多人离开战场去寻找大炮。不久,大炮推来了,但都是一些旧炮,有的还长满铁锈,象几百年前的古董。一时也没有炮手,有人自告奋勇地出来开炮,一个卖酒的肖恩居然当了炮手。这些旧炮好像也受了起义者高昂情绪感染似的,一个接着一个发出了轰鸡。一排排炮弹打在监狱的墙上,打得砖屑乱飞,烟雾弥漫。人们发出一阵欢呼。

  列宁当即向安东诺夫下达命令:必须在今天夜里占领冬宫,逮捕临时政府的全部成员!

  但是,巴士底狱的墙实在太厚了,旧炮打出去的炮弹没有威力,根本无法打穿它。敌人的大炮倒是凶猛无比,起义者的伤亡不断增加。

  这天夜里,夜幕刚刚降临,一只小船划向停泊在涅瓦河里“阿英乐尔”号巡洋舰,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从小船上跳到舰上。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巴士底狱前聚集了数万起义者,可就是拿巴士底狱厚厚的围墙毫无办法。有人主张冲到墙边,把墙挖个洞装上火药,真的有几个勇敢者拿着工具,提着火药桶冲向墙边。塔楼里,士兵的子弹雨点般射了过来,眼看就要接近围墙的勇士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人们十分焦急。“我们现在需要真正的大炮和真正的炮手!”街垒里传出一个洪亮的声音。

  一个放哨的士兵走上前来,厉声喝道:“干什么的?”“我马上要见别雷舍夫!”年轻小伙子气喘吁吁地说道。那哨兵又端详了一下对方,才勉强说道:“请跟我来!”于是,两人一起走进舱内。一个中年汉子正对围在自己身边的几个人说着什么,见进来两个人,便急忙问道:

  战场上一时沉寂下来,人们在等待着。

  “有什么事吗?”

  又是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一门威力巨大的火炮终于被拉来了,有经验的炮手也跟随而来。大炮发出了怒吼,一颗颗炮弹猛烈射向巴士底狱,围墙被轰塌了。守卫的士兵眼看大势已去,终于举起白旗投降了。

  年轻小伙子急忙上前,迫不及待地问道:“您就是别雷舍夫同志吗?”

  接着,起义者把巴士底狱完全拆毁,象征着封建罪恶的巴士底狱从此在地球上消失了。为了纪念巴黎人民英勇攻占巴士底狱的伟大功绩,法国把7月14日,作为自己的国庆节。

  “是的,我就是!”

  “这是革命军事委员会给您的命令!”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

  别雷舍夫接过一看,转身对大家说道:“同志们,军事委员会命令我们,今晚9时40分向冬宫开炮!”

  众人一听,兴奋地轻轻叫了出来。别雷舍夫急忙让大家静下来,认真的向各位布置了一番。然后,对那位年轻的小伙子说:

  “请你转告军事委员会,9时40分,我们准时开炮!”那位年轻小伙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告别了众人,走出船舱,上了小船,又慢慢的向岸上划去。

  别雷舍夫是巡洋舰上的政治委员,因而今晚由他指挥。他一会儿看表,一会儿看表,按耐不住心中的兴奋之情,炯炯的双眼直视前方。

  9时40分,别雷舍夫果断地发出命令:“舰首炮,准备——”

  炮手们“喀嚓”一声把炮弹推上膛。

  接着,他毫不迟疑地将高举的右臂向下一劈,喊道:“放!”“轰!”的一声巨炮,炮弹带着硝烟从炮口直冲冬宫。紧接着,其它大炮也一齐轰鸣,颗颗炮弹向冬宫落去。

  巨大的宫殿颤动起来,顷刻之间,宫内便是一片火海。随着“阿芙乐尔”巡洋舰的炮声响起,起义部队在安东诺夫亲自率领下,冲向冬宫,与街垒的士官生展开激烈的枪战。

  起义战士前赴后继,英勇无畏,不顾敌人疯狂的扫射,勇敢向前冲去。

  街垒的士官生那见过这种气概,吓得纷纷逃跑,有的干脆扔下枪支,举手投降。

  “冲呀!”战士们边喊边跑边射击,很快穿过空地,奔上宫门前的阶梯。

  但是,巨大的铅制宫门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很多战士从未见过这威严坚固的门槛,一时不知所措。

  这时,一名指挥官高声叫道:“爬过去打开大门!”于是,几十名战士同时攀着铜杆爬了上去。一会儿,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上千名战士呐喊着涌了进去。这呐喊声,代表着他们几辈子的怨愤,带着无数个被沙皇残害过的人的仇怨,因而,格外响亮,可以说是惊天动地。

  几千人涌进冬宫,便四处搜索敌人。但冬宫很大,建筑物又多,战士们东找西寻,并未发现临时政府的要员,并不时被隐藏在阴暗的楼梯和栏杆后面的士官生射中。

  安东诺夫见状,急忙找到一些倾向革命的冬宫仆役,让他们带路,有组织地袭击敌人。这样,士宫生失去地理优势,很快便成了丧家之犬,纷纷被战士们击毙。

  经过一段激战,敌人基本上被消灭,可临时政府的要员还未抓到,战士们把一楼和二楼弄了个底朝天,仍一无所获。安东诺夫身先士卒,带着一支队伍,直向三楼冲击,有几个守卫敌人刚开了枪,就被起义战士俘获或击毙。他们冲到一个大房间,看到几个人影在东躲西藏,安东诺夫举枪喝道:“缴枪不杀!”

  这群衣着讲究,脸色苍白的家伙,颤抖着举起了双手。他们正是临时政府的副总理和诸位部长们。

  “我们以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名义宣布:你们被逮捕了!”安东诺夫严厉地说道。

  这些平时专横拔扈,不可一世的达官贵人终于低下他们高傲的头颅。

  攻占冬宫的消息马上传开了。已经两夜没合眼的列宁顾不得休息,马上起草了《和平法令》和《土地法令》,并在第二天召开的苏维埃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

  在这次大会上,成立了苏维埃政府,列宁当选为人民委员会主席。

  这样,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由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权诞生了,工农革命的曙光照亮了整个地球!

本文由三码中特开奖结果发布于三码中特免费公开资料,转载请注明出处:攻占冬宫,世界上下五千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