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槱[yǒu]森诗集

2019-11-03 作者:三码中特   |   浏览(70)

  巷口一大堆新倒的垃圾,

  这几天秋风来得格外的尖厉:
  我怕看我们的庭院,
  树叶伤鸟似的猛旋,
  中著了无形的利箭——
  没了,全没了:生命,颜色,美丽!
  就剩下西墙上的几道爬山虎:
  它那豹斑似的秋色,
  忍熬著风拳的打击,
  低低的喘一声乌邑——
  「我为你耐著!」它仿佛对我声诉。
  它为我耐著,那艳色的秋萝,
  但秋风不容情的追,
  追,(摧残著它的恩思惠!)
  追尽了生命的余辉——
  这回墙上不见了勇敢的秋萝!
  今夜那青光的三星在天上
  倾听著秋后的空院,
  悄俏的,更不闻呜咽:
  落叶在泥土里安眠——
  只我在这深夜,啊,为谁凄惘?

  你枉然用手锁著我的手,

  大概是红漆门里倒出来的垃圾,

  女人,用口擒住我的口,

  其中不尽是灰,还有烧不烬的煤,

  枉然用鲜血注入我的心,

  不尽是残骨,也许骨中有髓,

  火烫的泪珠见证你的真;

  骨坳里还粘著一丝半缕的肉片,

  迟了!你再不能叫死的复活,

  还有半烂的布条,不破的报纸,

  从灰土里唤起原来的神奇:

  两三梗取灯儿,一半枝的残烟;

  纵然上帝怜念你的过错,

  这垃圾堆好比是个金山,

  他也不能拿爱再交给你!

  山上满偻著寻求黄金者,

  一队的褴褛,破烂的布裤蓝袄,

  一个两个数不清高掬的臀腰,

  有小女孩,有中年妇,有老婆婆,

  一手挽著筐子,一手拿著树条,

  深深的弯著腰,不咳嗽,不唠叨,

  也不争闹,只是向灰堆里寻捞,

  向前捞捞,向后捞捞,两边捞捞,

  肩挨肩儿.头对头儿,拨拨挑挑,

  老婆婆捡了一块布条,上好一块布条!

  有人专检煤渣,满地多的煤渣,

  妈呀,一个女孩叫道,我捡了一块鲜肉骨头,

  回头熬老豆腐吃,好不好?

  一队的褴褛,好比个走马灯儿,

  转了过来,又转了过去,又过来了,

  有中年妇,有女孩小,有婆婆老,

  还有夹在人堆里趁热闹的黄狗几条。

本文由三码中特开奖结果发布于三码中特,转载请注明出处:徐槱[yǒu]森诗集

关键词: